4438x开通小说频道

近来有网友反馈之前的小说频道怎么没了……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了。但是……现在又有了,而且暂时还没有广告,各位朋友们尽情的阅读吧! 大量的小说还在陆续的增加中,新版支持手机阅读。 因为经常被墙,防止找不到我们的地址,请记住我们主站的地址,找到主站就可以找到小说! 4438xx1.com 4438xx2.com 4438xx3.com …… …… 2018年7月 关于近期小说栏目在高峰期卡顿打不开的问题已经解决。

私人聚会

凯特一个小时前才脱掉衣服,现在她已经需要休息了。 她一直等到跪在她后面的男人在她的阴道裡射了精并且拔了出来。屋子裡还有其他几对男女正以各种姿势舔著或操著。 凯特站了起来,她感到身上汗和精液的混合物正在向下滑落。 刚才射精给她的那个男人现在正舔著一对大奶头,它们的主人则正被操著屁眼。 凯特慢慢离开了房间,下楼朝酒吧走去。热乎乎的精液从阴道中渗出流到了大腿上,使她每走一步都觉得湿乎乎的。 凯特吞了几下口水,把粘在她牙上、舌头上和喉咙裡的精液都咽了下 […]

玩具小梨

「小梨」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长的白白嫩嫩的,身材也不错,但是「她」现在是我的玩伴也是我的玩具,至于我们的关系,其实很奇怪,明裡什么都不是,但是单独在一起,我们就抛硬币来决定谁是谁的玩具。好像如此开心混乱的游戏也很不错。 我家住祖屋离我上学的清水大学比较进,于是我就一个人住在这裡,小梨是隔壁的邻居,她也是清水大学的学生,是我的同学。虽说是邻居,其实相距也不近,每次上学都要路过我家门前的,于是我们就有机会一起走,这天放学,我和她一起走到我的家门口, […]

补习姐姐糖糖

糖糖今天上完课为了要替房东那读国一的儿子补习,一回到家就赶紧去洗澡梳洗一番还特地换上一件正式一点的套装,还整理一些国一上课要用的教材,淮备妥当后糖唐怀著一颗紧张的心往楼下房东家走去,糖糖到了房东家门口先缓缓的深呼吸一下,才鼓起勇气去按门铃,房东太太一见事糖糖就赶紧的将她给请进屋去,糖糖似乎是来早了她的学生还没回来,房东太太这个人十分健谈一下就跟糖糖聊开了…… 由房东太太口中得知她儿子名叫小健,在她妈妈眼中是一个不则不扣的乖小孩满听话懂事的,只是 […]

欢娱享受意外的秘密情欲

  「老婆,週末让孩子住奶奶那吧!」   「为什么?」   「看你这些日子太累了,咱们出去放鬆一下。」我从后面攥住她丰满的双乳 用力捏了捏。   「你不是又打什么鬼主意吧?」老婆一边扭了身子挣脱我的纠缠,一边将菜 下到炒锅裡。   「你不喜欢我的鬼主意吗?」我索性把手从后面伸进她的睡裤裡,摩擦著那 道迷人的肉缝。   「去,一会孩子看见了,疯子。」老婆娇喘著将我的手拽出来,扭动著腰肢 做饭去了。                 计 划   週末 […]

和一个大我八岁女人的爱与性

二000年我请假离开了我工作二年的机关单位,离开了那种让我几乎要窘息的环境,在姐姐的安排下我在她朋友的公司找到一份工作。其实家人都认为我会受不了私企那种工作环境,干不长,姐姐尤其这样认为。然而令姐姐想不到的是我竟然在这整整呆了三年,更想不到我会和她的这位朋友发生一段对我影响极深的感情。 听姐姐说她离过婚,也重新找过几个男友,可都以失败告终,甚至还被骗了钱,所以她心冷了,不打算再找了。可她的生意却一天天火了起来,现在是姐姐一帮同学中最有钱的,算是 […]

宿舍夜裡的艳福

上个月和女友分手了,让习惯两个人在一起的我突然有点不适应。 恰好遇到十一长假,就打算在宿舍裡宅几天,因为放假7天,加上大学的鬆散,所以绝大多数的学生都选择了回家和旅游。 整栋宿舍楼安安静静没什么人,倒是有些野猫野狗在乱叫,我刚刚关上电脑躺在床上,就听到宿舍门被敲响了。 谁啊!我不耐烦的从从被窝裡钻出来,听到对方小声的应了,我才打开了门。 你没和你女朋友出去玩?我把被子往身上裹了裹,因为是下铺,所以还算方便的。 回来的是我上铺的阿衝,前几天就说放 […]

分享女友

刚刚过去的2004年是我生命中崭新的开始,不仅仅是工作方面,更重要的是我和女友的性生活在不知不觉,或者可以说是在一个意外下逐渐丰富多彩起来…… 2004年的夏天,我和女友像所有的应届毕业生一样,结束了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活,开始步入社会了。我直接进入了在毕业前实习的电脑公司工作,每月四千元对于我这个新丁也算不错了。女友在经过了一系列的面试后,终于在北京《X年报》找到了一份策划的工作。说是策划,其实就是帮报社出些宣传活动的点子,再联赞助商赞助。这和女 […]

異域情調,俄羅斯女孩真好

我今年四十四岁了,感觉身体很好,要求也非凡的强烈,可在老婆身上从来就没有得到过满足,老婆是农村考出去的大学生,毕业分到了街裡。她中等个子,很瘦,头髮有些发黄,三角眼睛,一脸横肉。 非凡是她的两腿间距离很宽,从来就合不拢,能伸进去一个拳头,屁股也没有多少肉,翘起来是尖尖的。最可怕的是她的脾气,从来就不懂得温柔,就是想和我做事,也总是冷冷的狠狠说,你想不想干了? 我总是很不情愿的爬到了她的身上,她总是用那佈满敌意的眼光看著我,然后说:我们已经一个多 […]

偷香

八年前,专科毕业的那一年因为一天到晚鬼混,所以考插大与二技都考得蛮惨的,后来在绝望之际,发现在台湾南部有某间专科学校因新改制而独立招收二技,在抱著最后一线希望之际以及神明保佑下,让我惊险上榜了。 由于考的是商管类,班上女生相对的比男生多,不过刚报到第一天根本没心去观察有没有正妹,因为脑海裡想著的是前两个月联招的失利。 报到完后也没多认识新同学便开始去找房子,不过找到的第一间房子只住一个月就因为裡面一个失业男的骚扰而让我想另寻新屋,偷香的故事也就 […]

手淫中的女友姐姐

我在大学时代其中之一的护士女友小芝,那时我刚大二,但她已从护校毕业,在台北市某医院上班。有一次,我刚好没课,兴冲冲从台中跑到台北市去找她,本来只想玩一下下就回去,但是她实在太兴奋了,经不起她的要求,只好把隔天的课翘掉,等她上完大夜再陪她。 她在台北市是与她姐姐小云租屋共住,两房一厅一卫还附赠一地下室。那天晚上送她去上班后,就先回到她的住所,无聊的等她下班。 那天晚上,小云并不知道我来找她妹,因为我刚玩过,有点疲劳,就迷迷糊糊在我女友床上躺卧.小 […]

樱冢歌剧院

“这……这是哪里??” 望着眼前一片茫茫白雾,我摸著头,喃喃失神。 我是余小堂,是个高三应届毕业生,不,正确的说法,我现在什么都不是,在今天一早确认自己大学落榜后,我花了几个小时写遗书,然后,就用卧室门把上吊自尽了。 照理说,我该是死了,那我现在是在地狱罗,依照平常的表现来看,我实在没有上天堂的资格,平常善事作得不多,人又好色,除了龙虎豹、阁楼杂志,最大的嗜好就是上网看成人文学,照这样的结果看起来,只要能少下几层地狱就该酬神谢佛 […]

诱人的同事

我叫小龙22岁,因为刚从大学毕业,社会新鲜人打算寻找个普通的工作虚度一生 于是应征了网络处理相关的工作,也说是符合我的专长啦~ 第一天到公司就发现了她,可以说是被她深深的吸引了 她叫做小甄,身材高挑,24岁,172cm,52kg,可说是冰人每人也不为过 虽然一开始没什么业务上的交流,但始终幻想着总有那么一天我们会发生不一样的关系 过了一个月左右,主管突然交代了一个case给她,由她主导并要我从旁协助 在和她一起研究case的过程总是会隐隐约约地 […]

永远的拘禁生活

我一直戴着一副贞操带。它牢固地拘禁着我的下阴,在任何时候都不可能打开,使得手淫成为不可能的事情。我已经有三年没有触摸过我的阴道了。我是多么地渴望这种感觉啊,感受到一双手(我自己的或者是主人的)紧握住我的肉体,然而这种感觉已经完全不属于我了。主人现在外出进行一个商业谈判,所以他没有锁上贞操带的后盾。谢天谢地,我的屁股里现在是空的了,因为如果主人在的话,那个地方总是被塞得满满的。有时是一个简单的肛门塞,而有时我却要忍受一个十吋长两吋粗的假阳具的折磨 […]

激刺图书馆

母亲尖锐的吼声突然在耳边响起,阿新一阵心跳加速,从睡梦中弹起。一睁开眼,便看到母亲摆出一副狰狞的面孔,手中还拿着鸡毛撢子,阿新心头一凉,还来不及翻身过来,母亲的鸡毛撢子便已经挥下,啪!的一声打在他的手臂上。 阿新感到一阵抽痛,连忙滚下床,向母亲求饶,母亲那肯停止,上前还想再打,口中还骂道:“你这个贱骨头,跟你早死的爸爸一个样,成天就只知道睡觉,不会工作,你再睡啊,我先打死你算了!!” 阿新一边闪避著母亲的鸡毛撢子,一边逃出自己脏乱的房间…。 阿 […]

女友敏敏

(一) 敏敏是个斯文懂事的女孩子,167的个头,大大的眼楮,光滑的皮肤,配上32C的胸部,可惜臀部不是我喜欢的浑圆形,而是小小翘翘,令我经常喜欢大力握住她的小屁股揉抚,希望这个小东西能够尽快变成我喜欢的成熟形状。 敏敏和我的性事很合拍,她属于偏敏感的体质,经常有我兴高而她没什么性趣的时候,我只要稍微撩拨撩拨她娇嫩的小乳头,继而手握住胸口那两陀润肉大力抚弄一段,再伸手到两腿中间一触,一般都已经是满手泥泞了,中间那颗小肉芽也已经探出了头来。这时只要 […]

惭莺的故事

Hi!我的名字叫惭莺,我哥夸下海口,要献给各位大哥一部巨著,我怕他到时出丑,下不了台,所以我就先献上一篇小品酬谢各位大哥的期待。到时万一我哥下不了台,各位大哥要骂他的时候,先念一念小妹的这一番心意,留一点情面给小妹,好吗?嗯? 我十七岁生日那天,我非常的开心,因为在酒店为我开的生日晚会上,我的男朋友们送了很多的礼物给我。为了表示对他们一视同仁,绝不偏心,晚会散后我决定自己回家,拒绝了所有要送我回去的提议。 我自己一个人住。我的爸妈早已离婚,他们 […]

一场四人密友大胆的欢淫

其实,小艾、小武、辉和我四个人能成为好朋友,是很多人都难以理解的事。因为我们四个人有著截然不同的性情: 小武是个设计师,是那种站在潮流顶端的男人,他平时的言行都很放肆,喜欢到处寻欢作乐,反正凭他的外型条件,在酒吧裡要和他上床的女孩子有的是; 如果说小武是年轻气盛的太羊,那么辉就像夜色一样深沉,他不喜欢打扮自己,也不太会与人交际,只有和我们这几个特别知心的朋友在一起时,辉才会很释放地谈笑,但他的内心,彷彿总藏著一些不愿暴露的秘密; 小艾和我是大学 […]

半夜那扇为我虚掩的门

在上海工作,由于月薪不多,我便选择了合租的形式。经人介绍,我选择了比较流行的方式——异性合租。一来是,时间比较紧,没有太多的时间选择,二来是,想偿试一下,这种新潮的生活时尚。 我有女朋友,我也很爱自己的女朋友,但是我们两地分居,我在上海,她在另一个离上海不远的城市。我们大约一周或两周见一次面。和异性合住,我本想告诉她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怕她多想,也就没有说什么,只是告诉她我在外面和别人合租,她也没有多问。刚住进去的时候,大家都不了解, […]

北市宾馆探险报导 豪香宾馆

大约七八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和一个女孩去顶好戏院看电影,影片结束正好遇到午后大雷雨,我抬头看看天空,豪香宾馆硕大的招牌在雨中矗立,我想到宾馆去休息等雨停也好,就百般诱劝她答应。原本她还有点顾忌,但一听到是电脑自助式的,隐密性颇高,她也就答应了。 那时豪香宾馆大概是北市最早使用电脑自助式的宾馆。那次是我第一次去,我也不知道什么叫电脑自助式。豪香的大门在顶好戏院这边,后门在复兴南路上。深色玻璃的大门凭添几许神密感。进去后也不见柜台和服务小姐,右边是一 […]

我叫叔华

我的名字叫淑华,是个单亲妈妈今年四十二岁,要独立扶养一个正在读大一的儿子。 身高一米六,体重五十,因为有一张圆润的娃娃脸,右边还有个浅浅的酒窝,再加上 皮肤白皙,所以乍看之下,大家还以为我只是三十初头。值得一提的是我有一对巨乳 跟丰臀,一头暗红色的长髮。 因为工作难找的关系,朋友看我长得不错就介绍我去当油压按摩师。经过朋有大略讲 解并实地练习后,今天晚上是我第一天上班。 结果我一进门,看到我的第一个客人,竟然身高近一米九的壮汉,年纪差不多三十 […]